因上次一場激烈的家庭爭執後,
頑固不可理喻的父親負氣北上暫住在奶奶家!!
大約過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了吧?
奶奶藉口父親病情加重必須趕緊就醫為由,
堅決要求我們將他接回家中療養!!

等到父親回到這個對他而言早已失去"家庭"意義房子後,
他提及所有的證件:身份證、駕照、殘障手冊都"不小心"遺失了,
擔憂他身子無法再四處奔波辦證的我們,
只好由倆兄弟抽空去幫他辦理補證事宜...

今天我剛去台中市社會局拿上週申請補發的"殘障手冊"!!

靜靜地瀏覽著裡面記載的內容:
姓名:XXX、
身分證字號:KXXXXXXXX、
障礙類別:肢障、
障礙等級:輕度...等,

眼光順著撇見手冊右上角那張既熟悉卻陌生的父親大頭照片:
灰白已漸稀疏的頭髮、交縱已顯蒼老的皺紋,
疲軟的無力眼神早已看不到過去不可一世的驕傲,
想著眼前這個風燭殘年的老人竟是我父親!!
而他也竟即將走到人生的盡頭...

突然間,不由自主地眼眶一熱,
兩道暖暖的熱流就這樣順著鼻樑兩側悄悄滑落下來,
此時,鼻頭也感到一陣酸酸的、濕濕的,
怕被公司同事看見我這付狼狽樣,
迅速抽了兩張面紙趕緊起身向門外走去....

望著一整片湛藍的天空,我不禁反覆問著自己:
我為甚麼會有這樣的情緒反應呢?
我不是才跟眼前這個熟悉的陌生人剛大吵完一架嗎?
我不是才在部落格裡將他罄竹難書的惡言惡行,力求真實地記錄下來嗎?
我不是才跟母親說過對這個形同"廚餘"的廢人,
將不會再帶有任何情緒、不會再付出任何關心嗎?

我就把自己當作是在從事「關懷獨居老人」公益活動的社工人員,
平靜地盡完最後的照料責任,
讓這份淡薄得可以的父子緣有個平和的ENDING!!

我怎麼連"痛恨"一個爛人的能力與堅定的心志都沒有呢?
這到底是『悲慘性格的消極軟弱』還是一種的『不計前嫌的豁達慈悲』呢??

P.S:
但是坦白說,要去痛恨一個人真的也是件辛苦的事!!
因為你必須要一看(提)到對方就必須馬上情緒緊繃、全付武裝自己,
讓自己旋即身處在一個同仇敵愾的激憤氛圍內,
這到底是在對付對方還是在處罰自己呢?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nk580520 的頭像
hank580520

【漢宇聊聊天】

hank5805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